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综合小说  »  [北京故事] 二
[北京故事] 二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天堂 av电影 亚洲av av视频 av在线 成人av 日本av 欧美av]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终于有一天,我被告知可以出狱了。真是莫名其妙 地逮捕,无缘无故地释放。
 
和刘征、律师走出『分局』大门,我看到蓝宇远远地站在汽车旁,也许 因为经过一个夏季,他看着特别的黑瘦。当我们注视时,他仔细打量我,好 像要从我身上看出缺少了什麽。我们没说一句话,但蓝宇的眼睛时刻盯着我 的脸。我和蓝宇坐在车後面,刘征开车。我看着窗外,我又自由了,我还活 着回到这个熟悉的城市中┅┅突然间,我感觉手被轻轻触摸,那是蓝宇,他 犹豫着将他的手放到我的手上,我看他,他目光坚定、执着,他明亮的眸子 含情脉脉,我紧紧啜住他的手,两个男人的手,那麽用力地握在一起,我感 觉生疼,他也一定觉得痛,可我们谁也没松开,反而更加用力的握着┅┅ 
刘征将车开到我家,蓝宇说他在车里等着我们。我和刘征还没走进家门 ,老妈早已等在门口,当我走到她面前,她双手死死抓住我的胳膊,“啊” 的一声痛哭起来,我搀扶着她,尽量使自己平静∶
 
“没事了!妈!您干吗呀!这不是都好好的吗!”我声音哽咽。
 
我妈哭得更厉害了┅┅
 
我的妹妹们和刘征都上来解劝,老妈好歹算是止住了哭泣。在家中,我 看着老妈渐渐地笑了,开始惦记车中的蓝宇。多大的无奈,我生死关头唯一 想到了两个人,却不能同时在我身边。我骗老妈还有些重要的事情去公司处 理,然後和刘征一同出来。
 
“怎麽这麽快就出来了?咱妈好些了?”蓝宇关切地问。
 
“好了!她见到我就行了。”我笑着说。
 
“你们去哪儿?我送你们。”刘征问。
 
“你们饿不饿?咱们去吃饭吧?我请客。”蓝宇提议。
 
“还是我请客,算是庆祝捍东平安归来。”刘征说。
 
“我想先洗个澡,也不想去外面吃!”我厌恶去餐厅吃饭,虽然我已是 几个月没见到油水了。
 
“去我家怎麽样?”刘征建议。
 
我们决定去刘征家。那是男人的聚会,房间里很快弥漫着酒气和浓重的 烟雾,还不时伴随着咒骂声。第一个喝醉的是我,刘征也有些晕乎,蓝宇那 天喝得很少,他看着挺高兴,听我和刘征大骂世道不公。
 
“刘征!我要敬你!我要报答你!我们是患难之交,我一定要报答你! ”我借着酒劲说出心里话。为了帮我出来,刘征将自己全部三拾万存款都搭 出去了,这算是为朋友两肋插刀。
 
“别提这些了,只要你能出来,就没白折腾。”刘征说着和我乾杯。 
我转过脸,看着蓝宇,他不声不响地饶有兴致地听我们乱侃。
 
“谢谢你那张条,我在那鬼地方都呆不下去了!”
 
他无所谓地笑了一下∶“喝!”他说着向我举杯┅┅
 
那个案子终于有了结果。因证据不足,撤销对我的起诉,但因公司存在 许多财务问题,如偷税漏税等,被巨额罚款,其馀资产退回。对这个结果我 已经十分满意,虽然使我原气大伤,但我仍可以东山再起。
 
那是我人生的一次劫难,我侥幸逃脱了,可也从中学到很多东西,它改 变了我的人生哲学,我开始活得更平淡、自然。
 

第二十八章
 
在蓝宇的小屋,我躺在他的怀里,他端详我、不时地亲吻我∶
 
“我这次变化大吗?”我指自己出狱後的模样。
 
“不大,就是瘦了。”
 
“我还以为你早忘了我了!”我说。
 
“我怕你想不开。记得我接到传真的时候,公司所有领导找我谈话,保 卫科让我写材料,还要写细节┅┅真挺担心你的。”他不善于表达,可我懂! 
我翻身起来,将他搂在怀里,细心地观察他,他真的和我刚认识时大不 一样了,眉宇间多了那份成熟。从前他看我的眼神透着不安,怀疑,可现在 ,他看我时自信,坦然。他比我们重逢时略微消瘦,为什麽?难道和我在一 起使他痛苦吗?
 
我低下头,用我湿润的嘴唇贴到他的眉毛、眼睛、鼻子上,然後慢慢地 滑到他的唇上,我细致地为他舔,他也伸出舌头回应。我将头低得更深,我 们动情地接吻┅┅我抬起头看着他,手在他的头发中轻轻爱抚∶
 
“告诉我,为什麽给我的条上只写个‘宇’字?”我问。
 
他笑了,没回答。
 
“你要我还你的债,你说怎麽还?”
 
“你自己看着办!”他笑着说。
 
我看着他,他为什麽不告诉我他爱我,我只能靠感觉。可这足够了,它 比一千句甜言蜜语更让我激动。
 
“我要你!除非我死了,我们就一直这样,好吗?”我眼睛紧盯住他的 眼睛问。
 
他又是那样轻松地笑∶“要是我们老了呢?”他问。
 
“除非你嫌我老!”我说。
 
他还是笑。我被他笑得无可奈何,有些失望。
 
他一定是观察到我沮丧的表情,他凑过来亲我,再次和我接吻∶
 
“你是毒品,明知道不能巾,会毁我一辈子,可还是又巾了。”他笑着 说。
 
天!我们竟然不约而同地将对方看作毒品。我没说话。
 
“那你又泄上毒瘾,怎麽办?”我也故作轻松地问他。
 
“等着下次再戒毒!”他说,我不明白。
 
“你什麽时候准备再戒毒?”我猜想他暗示我最终要分手。
 
“等到你再结婚,或又找别人时。”他依旧笑着、轻松的、不在意地说! 
我看着他的笑容,听着他的话语,那种感觉真是难以言表。他完全不信 任我,却义无反顾地和我在一起┅┅
 
“你今年还能出去吗?”我要换个话题,问他出国的事。
 
“早没戏了!”
 
“他走了?”我问。
 
“嗯。”
 
“那你们不就断了吗?”
 
“┅┅”他没回答。
 
“他一定知道我们不少事吧?”我问。
 
“他一点都不知道。我从没对他讲过。”我很惊讶,无法理解。
 
“我没告诉过任何人咱们的事。”他又说。
 
“为什麽?”
 
“我不愿意别人分享。”
 
┅┅
 
我只有呆坐在那里看着他,沉默。
 
我们认识七年多,我知道他很重感情,但我无论如何没想到他会这麽痴 情!
 
那天晚上,我们尽情做爱,蓝宇兴奋极了,他疯狂地享受着性爱的欢乐 。我也兴奋,却做得小心翼翼,生怕他会溶化在我的怀中。後来我几乎一夜 未眠,他一直躺在我的臂膀里睡着,他睡得很沉。我想着我的人生,事业, 母亲,想着在监狱的日日夜夜,我对自己发誓,除非蓝宇厌倦了这种生活, 我会一直守在他的身边。
 
清晨,当太阳从东方升起,我们又开始各自忙碌,我将蓝宇送到单位, 然後回公司收拾我那个烂摊子。我好像又回到了创业阶段,虽然艰辛,但充 实。我早已退了饭店的长期包房,也将『临时村』和『运动村』的房子卖掉 ,因为我需要资金周转。除了偶而回我妈那里,我几乎每天住在『庆贺』, 蓝宇的小屋中。我戏称是落破後到他这里逃难。
 
他工作很忙,那个日本老板特别苛刻,他总对我讲这些外国老板太黑, 他要当希特勒,把小日本全部干掉。我说他是个极端的民族主义者,他说没 错儿。但他干的很好,那天他高兴的告诉我老板给他加薪了,于是我们来到 餐厅,我狠狠地宰了他一把。
 
蓝宇从不谈过去,更不谈未来,他不相信未来。我们现在很幸福。那天 ,我远远地等在他公司门口,一个挺漂亮的女孩和他一齐走出来,他们有说 有笑的。当蓝宇钻进我的车里,我笑着逗他。
 
“你丫行啊!勾上这麽漂亮的女孩!”
 
“是她老缠着我。”他挺得意。我可以想象。
 
“你还不顺水推舟,弄上手?”
 
他疑惑地看我,然後轻蔑地瞟了我一眼∶“那不是害人家吗!”
 
我意识到自己说走了嘴∶“开个玩笑!我还以为你喜欢那女孩呢!”我 不得不给自己找个台阶。
 
“我不会的!我这辈子不结婚!我不能理解为什麽我们中大多数人最後 都选择结婚,那没有意义,也不道德。”他说。
 
“哼哼!”我乾乾地笑了一下。
 

第二十九章
 
我住在蓝宇那里,除了在外面吃饭,大部份花销由他负担。我们都忌讳 谈钱,那是蓝宇心中的结,也是我的。我常想,若我们不是那样奇特的相遇 ,我们一定会更快乐。
 
一天蓝宇告诉我,房东明年不想租给他这间房了。
 
“他是不是想涨价呀?”我问。
 
“我问过了,他说是因为明年房主可能回来。”
 
“那就再租个地方。”我说。
 
“特难租!”
 
我想了想,小心地试探着问∶“要不我们回『北欧』住?”
 
他没说话,接着做他的蛋炒饭。
 
我将盐递给他,留心观察他的表情,他肯定是不高兴了。
 
“算了,那个房子你要是真不喜欢,我就卖了它,正好我现在特别需要 资金。”
 
他仍没回答。
 
“你同不同意呀?”我问。
 
他将煤气火关掉,笑着看我∶
 
“我已经把它卖了!”他轻松地说。
 
我惊讶地说不出话。
 
“你不是说给我的吗?又反悔了?”他像是在有意逗我。
 
“你卖给谁了?怎麽卖的?多少钱?”
 
“一个深圳做房地产的,三十八万美元。”他观察着我说。
 
“┅┅”
 
“那不是你告诉我的吗,不喜欢就买掉,我听你的”他潇洒地笑。
 
我也僵硬地笑了∶“你就这麽爱我?”
 
“没错儿!”他还是笑,同时一把将手伸进我的上衣里,我不禁打了个 冷战。
 
我没问他那钱怎样处理,做何安排。
 
┅┅
 
对这个意想不到的消息,我不知道是高兴还是担忧。
 
钱!静平曾说过,我把钱看得太重。的确,自从知道蓝宇接受了那笔财 富,我觉得我们之间平等了,我不需要像过去那样谨小慎微地同他相处,我 也不再有负疚感。
 
星期日的早晨,当我还在熟睡,我感觉有人在我身上不停地摸,尤其在 我的阳具上反复揉搓,“这个臭蓝宇,讨厌!”我心里笑骂,仍佯作熟睡, 看他怎麽办。他掀开我的被子,在我身上舔,然後像是在仔细研究我的身体 ,甚至在我的下身细看,我实在忍不住想笑,大喊一声∶
 
“干什麽呢?”他吓了一跳,然後阖身扑到我怀里。
 
“我还从来没好好研究过你呢!”他笑着说。
 
“你当我是图纸哪!还需要那麽研究?”我也笑。
 
“哈!我在想为什麽平时我们差不多大,可到时候你比我的大点”他更 笑,压在我的身上。
 
“平时我的就大!”
 
“没有!”
 
“不信你拿尺子量!”我说。
 
他果然去找尺子,当他看到我的“家伙”时,说∶
 
“你丫这个不能算,这根本就不正常!”他笑着。
 
我看着他,猛的起身抱住他∶“让我给你量量!”我说。
 
“用什麽量?”他问。
 
“用嘴量!”我说。他笑了,那麽甜、那麽让人爱恋。
 
我开始为他口交,我陶醉,我是那样迷恋他,无法自拔。我停下,伸手 用力捏住他的下颌∶
 
“爱不爱我?!”我绷着脸问他。
 
他定是被我捏得不舒服,先皱皱眉头,看着我,慢慢地在我的注视下, 他也变得激动,他用力点头。
 
“说出来!!让我听到!”我松开捏着他的手,粗声要求。
 
“┅┅”他看着我,却一声不响。
 
“我爱你!我真的爱你!!”我再次用力捏住他的下巴,说出我发自内 心的告白。
 
他挣脱我的手,笑。
 
他妈的!我恨他的笑。自从我们重逢,我搞不清他对我的感情有多深。 他总是那麽无所谓地笑┅┅我低下头,猛地用嘴堵住他的口,我干吗要逼他 说呢?他又不喜欢说谎。我们接吻,在床上翻来复去地狂吻┅┅
 
吻够了,我再次为他口交┅┅当他将射精的一霎那,他叫我的名字,可 我仍贪婪地为他口淫┅┅他高潮了,我感觉一股滚热的液体直冲喉咙,我连 忙离开┅┅
 
蓝宇惊讶地看我∶“你怎麽吃进去了?”
 
“那有什麽?营养丰富,你也尝尝。”我说着,将他身上的残留部份抹 了一下,直送他的嘴中。
 
他笑着要避开,可躲闪不及,被我全部抹在嘴上,他皱着眉头,品了品 ∶“像牛奶┅┅加上鱼汤儿?”他说。
 
我们先都对着笑,然後跳下床,争先恐後地拼命向厕所跑去┅┅
 

第三十章
 
那是个风和日暖的周末,蓝宇提议要到外面玩儿,可我有点困倦,但还 是陪他出去。他开车,我们要找个没人的地方玩儿。
 
“精神点!”他看着哈欠连天的我说。
 
“你不知道我老了吗?唱首歌吧,让我精神精神!”
 
“唱什麽呢?”他想着┅┅
 
“我们的队伍向太阳,脚踏着祖国的大地┅┅”他开始高兴地唱。
 
“背负着民族的希望,我们是一只不可战胜的力量┅┅”我也和他愉快 地唱着。
 
“┅┅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向着革命胜利,向着全国的解 放!!”我们大声地、欢快地、肆无忌惮地唱着┅┅然後哈哈大笑。
 
我们来到一个北京西面的山上,这里很僻静,不会有人打扰我们。
 
蓝宇枕着我的大腿躺着,他仰望着天∶
 
“好像北京的天比我们哪儿蓝。”他说。
 
“美国的天比这可蓝多了”我说。
 
“美国的月亮也比这儿圆,对吧?”他笑话我。
 
“不是你哭着喊着要出去的吗?”我也笑他。
 
“谁哭着喊着呀?我那是迫不得己。”他笑着说。
 
“你不准备出去了?”我问。
 
“除非你和我一起走。我们一起走好吗?”他认真地看着我。
 
“要是我不走呢?”
 
“那就算了!北京也挺好!”他无所谓地说。
 
我隐约听到什麽声音∶
 
“好像有人来了,快起来。”我说着急忙推他起来。
 
他仍躺在我的怀里∶“看你怕的!那有什麽?来吧!他肯定打不过我! ”他狂傲地微笑。
 
“要是两个人呢?”我问。
 
“不是还有你吗?”
 
“要是三个人呢?”我又问。
 
“那也不一定是咱俩的对手!”
 
“要是很多人呢?”我再次问他。
 
“哼!大不了拼个头破血流,鱼死网破!”
 
“行!不愧为『华大』的学生,够狂!”我笑着低头看他,他也笑了。 
我欣赏他,他有种我永远都不能具备的勇气。在他的脸上,我看到的绝 不仅是一个年轻男子的俊美,还有一种青春的夺人魂魄的力量。
 
我凝视他,他坐了起来,也注视着我,我再一次猛地将他揽入怀中,我 们紧紧拥抱┅┅我闭上眼睛吻他,他潮湿的嘴唇贴着我的脸,我们接吻,如 同两个初识的恋人般狂热┅┅那是我们第二次在室外拥抱、接吻,伴随我们 的是明媚的阳光和寂静的群山。
 
┅┅
 
金秋的北京凉爽,乾燥,天空更是格外蓝。树叶早已纷纷扬扬地散落在 地上,掩盖住光秃的路面,倒显得饱满、充实。
 
清晨,暖融融的太阳照进我们的小屋,弥补了暖气不足所带来的清冷感 。我和蓝宇都起晚了,我有个重要的约会生怕错过,蓝宇更是个不喜欢迟到 的人,我们匆匆忙忙起床、洗漱,然後各自赶路。临出门时,蓝宇笑着让我 亲他,我敷衍了事地吻了他一下。我问要不要送他,他说他打车好了,我们 说好晚上我去接他。
 
我赶上了那次谈判,而且结果很好,我将大赚一笔。我陈捍东将彻底翻 身,那是指日可待的事了。
 
中午,我高兴地从『大厦』回来,一进门就被刘征拉进办公室,他神情 紧张、凝重∶
 
“你先坐下!”他说着将我按在沙发上。
 
“干什麽?”我觉得他很奇怪。
 
“捍东┅┅你要有个思想准备┅┅”他艰难地说。
 
“怎麽啦?”我大声地、紧张地问,是不是我妈┅┅
 
“┅┅蓝宇出车祸了!”
 
“┅┅”我张着嘴,不明白他说什麽。
 
“他乘的那辆出租车和一辆卡车撞了┅┅当场就┅┅刚才交通队的电话 打到这儿┅┅”
 
“┅┅”我已是满脸泪水,可就是不知道该说什麽。
 
“捍东!没事吧?!”我隐约听到刘征遥远的声音。
 
┅┅
 
我像坠如云雾中,轻飘飘的,毫无感觉。我恍惚地跟着刘征来到个什麽 医院,恍惚地又跟着刘征和另一个穿白大褂的人进了一个房间,那里面满满 地放着许多床,上面盖着白色的单子┅┅他们在一个床前停下,打开那白色 的被单┅┅
 
我看到了,那是一个人的脸,上面全是血污,我笑了!!我知道那是蓝 宇,他不是就在这儿吗!我俯下身,双手紧紧搂住他的肩膀,我太熟悉了, 那是他的臂膀,只是今天格外僵硬、冰冷┅┅
 
我用他最熟悉的目光看他,我看不到那明亮的眼睛、挺直的鼻粱、迷人 的双唇,那上面只有模糊一片的黑色血迹┅┅那有什麽?我知道是他,我不 用看都知道。┅┅我用尽全身力气,死死抓住他!!
 
“啊!啊┅┅”我的喉咙里发出声音,像个将被掐死的人在挣扎。我感 觉有人用力拉我,说“捍东,你冷静点。”滚!!你们这些活着的和死去的 人都看着吧!!我再也不用掩饰、隐瞒,我要守在他的身边!!!你们可以 当众高歌你们的爱情,搂着你们的爱人亲吻,难道我连为我死去的爱人伤心 都不行吗?!我看着他的胸口,那宽阔的胸膛,我曾无数次亲吻、抚摸┅┅ 
好像又有人更用力地拉我,滚!!你们是想笑话我吗?笑吧!!我不能 就这麽离开我的爱人,我要抱着他,他肯定需要我!我要用力抓紧他,要让 他溶化在我的手中┅┅他没有死!他可能一会儿就醒过来,他说过让我今晚 去接他!!对了!他早上让我吻他,他很少这样,他一定是暗示我什麽┅┅ 可我却吻得那麽不认真┅┅我怎麽那麽愚蠢!!我凑向他的脸,我要在那血 肉模糊的一团上补上那个吻┅┅
 
我终于被巨大的力量拉起,离他越来越远┅┅。我不甘心!!可毫无办 法、无能为力┅┅
 
┅┅
 

第三十一章
 
北京的秋天再也不是我喜欢的季节,它是那样清冷、萧瑟,那冰凉的秋 风将一切吹得荡然无存。
 
当我再次走进『庆贺』的小屋,它是那样亲切,又是那麽恐怖。桌子上 留着他那天早晨仍下的水杯,里面还有没喝完的水。我不敢巾那只杯子┅┅ 我走进房间,屋子里都的他的东西,没有少一样,可为什麽它们的主人却不 回来?床上的被子是叠起来的,我当时对他说别叠了,没时间了,他说他就 受不了我的邋遢┅┅我顺手拿起床上他换下的衣服,那上面没有他的体温, 可留着他的体味。我跌坐在床上,将头深埋在衣服里,我哭了,终于出声地 真正地哭出来┅┅屋子里回荡着一个男人撕心裂肺的哭泣┅┅
 
我无法住在『庆贺』,更不想回我妈家,一直住在办公室里。以後的一 个星期,我神情恍惚,体重锐减,并伴随着幻听,总觉得蓝宇在叫我。我每 时每刻都觉得蓝宇会出现在我面前,我经常突然回头看是否有什麽奇迹的出 现。我的精神快到了崩溃的边缘。
 
那天,我被老妈强行叫回家,一进家门,我和她打个招呼,连忙来到自 己的房间,我不愿意她看到我失魂落魄的样子。我半睡半醒地躺在床上,不 知过了多久,我听到屋门被打开,我妈进来,坐在我的床边,我将眼睛闭上 ,装作睡觉。我感到母亲的手放在我的胳膊上,就像小时候那样,上下搓摸 我的胳膊∶
 
“小东!我知道你心里难过,可人死没法儿复生。”我听到老妈哭泣着 说,我的眼泪再一次涌出来,可我没做声。
 
“我知道你们的事,刘征都告诉我了,要是那孩子不死,我也不反对你 们在一起。”她接着说。
 
我的眼泪更多的流出来∶“您说得太晚了”我心里默默地说┅┅
 
两个星期以後,在刘征得提示下,我打电话给蓝宇的父亲,当我告诉他 这个噩耗时,我听到电话那边一个老人的痛哭┅┅
 
几天後,蓝宇的父亲给我打电话∶
 
┅┅
 
“他没留下什麽吗?”那个苍老的声音问道。
 
“没有,因为是意外车祸,太突然了,没有遗言。”
 
“啊┅┅没有遗物吗?”他问。
 
“有些衣服、书,您要什麽,我给您寄过去。”我想他是要蓝宇的遗物 做纪念。
 
“噢┅┅”他像是有什麽要说。
 
我恍然大悟,他可能是要钱。我想到蓝宇应该有笔财产,三十八万美元 ,可我在他的遗物中没有发现任何单据,除了一个几千块钱的活期存折。 
我无意中问到刘征∶“你知道蓝宇把『北欧』的房子卖了吧?”我问。 
“知道┅┅”他的声音听着沉重。
 
“他那个缺德爹,到现在还想着他留下的钱呢!我也不知道他放哪儿了 。”
 
刘征惊奇地看着我∶“他没和你说呀?”
 
“说什麽?”
 
“当时你在监狱时,那钱就用了!”刘征说。
 
“你怎麽不告诉我?!”我惊讶地问。
 
“蓝宇不让我说,说他告诉你,让你吃一惊。”
 
“┅┅”
 
“你刚进去的时候,我们都急坏了,蓝宇天天问我有没有你的消息,我 们都以为你已经给毙了呢,後来咱妈总算是找到『李』,可他妈开口就一千 万!”
 
“你不是说一百万吗?”我问。
 
“那是蓝宇说的,我可一直没说是一百万。”
 
“可哪有钱呀?我这儿三十多万,老太太哪儿六十多万,管他妈谁借都 不行,连爱东、敬东(我的两个妹妹)都告诉没钱,林静平说是帮忙,可我 真向她借,她就推说钱拿不出来┅┅也难怪,谁不知道那钱可能就是打水漂 儿。蓝宇乾着急没办法,他说他这辈子没觉得钱这麽重要过。後来他想起了 『北欧』的别墅,那是他名下的,可以卖出去,我一个星期就给买了,连家 俱带那辆车一共才三十八万,可那时也想不了那麽多┅┅”刘征又说。 
“说实话,我以前挺瞧不起他的,可这事我挺佩服他的,就算是朋友, 也够义气!如果是那种关系,那可够知情知意的。就是我摊上这事,我老婆 也不一定能那麽着急、玩儿命。”
 
“那他干吗瞒着我?”我满眼泪水,不解地问。
 
“他说是想和你开个玩笑,我还以为他或是老太太早告诉你了。” 
“我妈也知道?”
 
“当然了!那天去你家,蓝宇在外面等我,老太太还特意在窗户那儿看 他半天。”
 
┅┅
 

尾声
 
三年後,我移居加拿大,并在『西温』买了一处房。我再次结婚,我没 有蓝宇那样的勇气,去面对自己同性恋的身份,况且我感情的大门早已彻底 关死。对我年轻的妻子,我无法爱恋她,可我尽我所能体贴、照顾她。 
我入教了,是个基督徒。在我受洗的时候,我怀疑上帝能否接纳我这个 同性恋者作为他的羔羊。我现在已经是他的子民,我常常对上帝祷告∶ 
主啊!请您听我这个有罪的人的祷告,我曾爱上一个人,我曾给他带来 那麽多痛苦,可他死了,我再也无法弥补。我祈求您,仁慈的主,请您接受 他进入天国。当他在人世间的时候,他从没伤害过任何人,他是那样善良、 正直。他唯一做了件不该做的事∶他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有了一段在人 世间被看作荒谬、无耻、堕落的感情,可这份感情是纯洁的、无辜的、永恒 的。
 
父啊!我还有一个请求,请您务必答应我。无论您将那个男孩送到什麽 地方,当我离开这个世间的时候,请让我同他在一起。如果他在天国,让我 们尽情在那里欢乐,接着诉说我们在人间的爱恋,也让我来弥补对他的亏欠 ;如果他在地狱,请让我也去那里,让我走近他,站在他身後,双手紧紧搂 住他的肩膀,贴着他的脊背,让我们共同去承受地狱的酷刑和烈火的煎熬, 我无怨无悔。
 
以圣父、圣子、圣灵的名义,阿门!
 
温哥华的天气真好。同样是深秋,可没有半点秋天的凄凉,树叶大多还 是绿的,只有几只金黄色的叶子散落在绿色的草坪上。我坐在自家门前的大 院内,听着身後母亲、妻子和小女儿的嘻笑声。抬眼望去,一抹夕阳出现在 天的尽头,在那菊红色的阳光中,我隐约地看到蓝宇慢慢向我走来,他忧郁 地望着我,然後轻轻地笑了,笑得那样自然、恬静、灿烂┅┅
 
-完-
 
[ 本帖最后由 昊性天下 于  编辑 ]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9-05-27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