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综合小说  »  [情孽难止]
[情孽难止]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天堂 av电影 亚洲av av视频 av在线 成人av 日本av 欧美av]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情孽难止
 

  字数:70702字
下载次数: 37



 


                楔子
 
  午休时刻,杨绍宇将转学资料交给导师後离开了办公室。他望了望四周,朝 一处浓密的树林而去,希望利用短暂的午休时间好好休息。
 
  今天是他待在这所高中的最後一天,本以为自己能顺利碰上大学联考,岂知 双亲出国旅行不到三天竟遇上交通意外,死在他乡。
 
  虽然他们留下一笔可观的保险金,不过由於父亲的死,间接影响公司的一切, 什麽房子、车子、保险金全在一夕之间化为乌有,更别提支付学费了!
 
  没有任何亲戚与兄弟姊妹的他,接下来的日子不得不寄人篱下。幸好他再一 年就毕业,而且也满十八岁,相信到时候找工作应该没问题。
 
  唉!算了!还是先学会独立才重要,念大学……以後再说吧!
 
  杨绍宇抬起头望著交错的浓密枝叶,心情平静许多。
 
  忽然,杨绍宇闻到一股淡淡烟味,随即发现距离围墙不远处的一棵树後传来 人声,他疑惑地走过去。
 
  脚步停下之际,见到三名男子正斜靠在围墙上吸烟,瞧他们衣衫不整、吊儿 郎当模样,杨绍宇的脑海立刻闪过「不良少年」这四个字眼。
 
  杨绍宇原想离开,但视线却忍不住停在那三人中间一副领导者的男子身上。 
  那男子十分高,五官深邃有形,壮硕的身材加上不修饰的长发,强烈散发出 十足的叛逆。
 
  仔细端倪会,杨绍宇一个诧异,怪不得他觉得那男子眼熟,原来是班上老是 翘课,成绩又差的赵钧宙。
 
  正想举步离开,赵钧宙却发现他的存在。
 
  「站住!」低沉的嗓音一出,身旁的二名男子立刻上前抓住准备转身离去的 杨绍宇,将他硬带到围墙上,用力将他的身子压住。
 
  杨绍宇没有挣扎反抗,面无表情,以冷漠眼神对上来到他面前的赵钧宙。 
  「哦──原来是班长啊!怎麽见到我也不打声招呼就要走呢?想去告密吗?」 
  赵钧宙将烟蒂丢到地上踩熄,微勾起的唇角充满威胁。
 
  杨绍宇冷冷地看著他,语气淡然道:「午休快结束了,请你们放开我,我要 回教室。」
 
  杨绍宇的回答令赵钧宙错愕,蹙起眉,不悦地盯著他。
 
  「真不亏是全校第一名的高材生,胆子不小,居然敢看著我要我放开你。」 
  说完,大手突然扼住他颈子。
 
  杨绍宇呼吸有些不顺,但他还是无动於衷地看著他。
 
  「你们的事情我懒得理。请你们放开我,我不想浪费时间在这。」
 
  「什麽!你……」赵钧宙第一次碰到如此大胆,敢挑衅他的人。
 
  「大哥!这小子挺骄傲的,咱们要不要给他点眼色瞧瞧。」其中一名说完, 自口袋里抽出一把刀子。
 
  「别乱来!」赵钧宙原扼住杨绍宇的手改以扣住那人的手,并将刀子夺走。 
  那人一惊,力道忽地放松。杨绍宇抓住机会用力将他推开,接著甩掉另一名 男子的手,正想跑开。
 
  「想跑,没那麽容易!」赵钧宙想抓住他,却忘了手里还拿著刀子。
 
  刷!一声。
 
  「啊──」锋利的刀口将杨绍宇的左手臂划出一道血痕,令在场的人一阵惊 愕,尤其没料到会真伤到人的赵钧宙更是无法置信地望著手中沾血的刀子。 
  「大……大哥,你伤人了!」
 
  「被发现,会被退学的!」二名手下慌了手脚,害怕地喊道。
 
  「什麽人在那里?」一个声音自不远处传来。
 
  「糟了!是教官,快闪人啊!」二名手下惊慌失措,转身迅速爬墙离去。 
  杨绍宇忍著痛,望著呆若木鸡的赵钧宙,接著伸出右手将身旁树上的粗枝用 力折下,不假思索地朝伤痕划去。
 
  「唔──」他咬紧牙关,将树枝丢到地上,整个人滑坐於地面,将领带扯下 後,朝赵钧宙低吼道:「你发什麽呆,还不快走,想被退学吗?」
 
  话声一落,赵钧宙恢复神智,也了解他的行为,怔了怔,转身翻过围墙。 
  这时,教官来到,见著杨绍宇受伤模样,惊讶道:「这位同学,你怎麽了?」 
  杨绍宇抚著伤口,勉强挤出笑容。
 
  「没事!教官,我刚刚想爬上树拿飞走的领带,结果脚没踩好,不小心跌下 来,还被树枝划到。」
 
  「原来是这样,你也太不小心了,快点,我送你到保健室上药吧!」教官关 心地扶起他,离开那地方。
 
  伫立在墙外的赵钧宙没有离去,他望著手中沾染杨绍宇的血的刀子沉默好久、 好久,渐渐地一抹异样感情划入胸口。
 

               正文第一章
 
                 1
 
  幸好伤口不严重,杨绍宇在包扎完後赶回教室上完最後几节课,当然赵钧宙 并未出现,他不以为然地向每位同学道再见後准备离开学校。
 
  其实杨绍宇长的还算不错,清秀的五官配上一付无框眼镜十分斯文,品学兼 优的他在体能方面也不错,因此他的肤色晒的十分健康,一点也不像书呆子。 
  可惜,他个性太冷漠,与人相处的太平淡,习惯独来独往的他根本没什麽互 谈心事的朋友。
 
  他不喜欢多管閒事,若不是应尽的本分,其馀的事他都懒的说、懒的理会, 也因此他要转学的消息根本没有人知道。
 
  明天一早他就要转到北部的高中就读,相信当大夥发现他没到学校时,一定 万分吃惊,接著再过不久,大家便开始遗忘他了吧!
 
  想到这,他轻叹口气。
 
  时间总是可以冲淡一个人的感情,什麽天长地久,无法忘怀,都是骗人的, 只要分开一久,就连最爱的人也会忘的一乾二清吧!
 
  杨绍宇经过办公室时,突然被人叫住。
 
  「杨同学,你等等!」是班导。
 
  「老师,有什麽事吗?」他有礼貌的回答。
 
  「杨同学,老师知道你要转学了,到了新环境也要好好读书,知道吗?」 
  「我知道,谢谢老师!」
 
  「对了!这是赵钧宙同学的书包,他啊!下午又翘课,所以麻烦你帮老师交 给他,顺便提醒他,明天再不交数学和理化的作业,我绝对会当他。好啦!就这 样,老师还要赶去开会,麻烦你了,杨同学!」说完,班导匆匆地离去。 
  杨绍宇提著书包望著班导迅速消失的身影,无奈地将心中的话咽下。
 
  真是的,都已经放学了,叫他如何交给赵钧宙呢?
 
  他边走边从自己的书包里掏出一本班级联络簿。
 
  「算了!乾脆到他家比较快!」虽然他讨厌当跑腿,但毕竟是班导给他的最 後一项工作,他希望能将它完成。
 
  翻开联络簿,他离开了校园。
 
  来到一栋三层楼的透天洋房,杨绍宇立刻明白赵钧宙绝对是有钱人家的孩子。 
  家里那麽有钱却不喜欢读书,而他想念却无法继续念,这就是所谓的不公平 吧!
 
  按了门铃,很意外前来应门的人居然是赵钧宙。
 
  赵钧宙没想到会见到中午刺伤的人,诧异地望著他。
 
  杨绍宇冷淡的表情好似没有发生事情一样,将书包交给他道:
 
  「原来你在家,正好,这是你的书包,老师要我交给你;另外,他要我提醒 你,明天再不交数学和理化的作业,绝对会当你,就这样,再见!」说完,转身 想走。
 
  「等一下,班长,我有事要拜托!」赵钧宙拉住他未受伤的手喊道。
 
  杨绍宇回头望著他,冷冷道:「什麽事?」
 
  「呃……我……我想……」
 
  「到底有什麽事?」
 
  「其实……我是想请你教我数学和理化!」赵钧宙不好意思地说道。
 
  没想到不良少年也有如此神情,杨绍宇明白地点头,「那快点吧!我还有事!」 
  他毫不犹豫的答应,令赵钧宙一个惊喜。
 
  「太好了!总算有救了,那麻烦你了,请进。」他连忙让开身子。
 
  杨绍宇进到屋子里,经过客厅,来到赵钧宙的房间,他发现屋子异常冷清。 
  赵钧宙似乎明白,将作业拿到和式的方桌上。
 
  「你别找了!这房子只有我一个人住。我爸妈早就离婚,已经有各自的家庭 了。」
 
  杨绍宇在他对面坐下,不感兴趣地道:「哪里不懂,快问吧!」
 
  听见他冷漠语气,赵钧宙的心没来由地升起一股怒意,随即压抑下去。 
  「只要是空白的都不会。」
 
  杨绍宇接过簿子看了会,想解释又发现位子不对,起身来到他身旁坐下。 
  赵钧宙诧异他的举动,一碰上他受伤的手,缩了一下。
 
  「对不起!」
 
  杨绍宇斜睨他,不在乎地指著题目。
 
  「这题先用因式分解,再用三角函数公式……」
 
  真是冷静到极点啊!赵钧宙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人,虽然同班二年,但对於杨 绍宇这种乖宝宝他向来懒的注意,若不是今天中午那场意外,相信他跟他八杆子 打不著吧!
 
  听从杨绍宇的指示,赵钧宙开始解题。
 

               正文第二章
 
                 2
 
  间一分一秒流逝,不知不觉二份作业已经完成。
 
  「嗯!这样的化学公式就对了!」杨绍宇检查後,习惯性地取下度数不深的 眼镜,放进书包里。
 
  「呼!太好了!总算写完了!谢谢你啊!班长!这可是我这学期最认真交作 业的一次了!」赵钧宙轻松地拍了他的肩。
 
  闻言,杨绍宇忍不住轻扬起嘴角。
 
  赵钧宙诧异,没想到他还会笑,而且那笑容还挺好看的嘛!
 
  一时兴起,赵钧宙将手搭上杨绍宇的肩,挑眉道:「喂!我说班长,瞧你老 是正经八百的模样,该不会你……从来没自慰过吧!」
 
  顿时,杨绍宇刷白脸,愤然甩开他的手,起身瞪著他道:「没事我走了!再 见!」
 
  杨绍宇迅速离开房间,准备到达玄关时,赵钧宙赶紧冲到他面前阻挡道: 「你别走,算我不对,说错话。你教我功课,我都还没谢谢你呢!」真是开不起 玩笑的个性。
 
  「用不著,让开!」杨绍宇低吼道。
 
  「别这样嘛!不然我请你吃饭当谢礼!」赵钧宙神情转为请求。
 
  「用不著,我要回去了!」杨绍宇拒绝。
 
  「好,不吃饭,那……好歹让我请你喝杯果汁吧!我这个人不喜欢欠人家情 的,所以就一杯果汁,好不好?」
 
  杨绍宇怒目他好一会,见他有诚意模样,勉强点头,「就一杯,你快点吧!」 
  说完,转身坐到沙泼上等候。
 
  赵钧宙真是败给他,来到厨房,自冰箱取出柳澄汁,将一个玻璃杯装满。 
  突然,一道想法窜进心头,他伸手将口袋里的一包袋子取出,里面放了三颗 药丸。
 
  那是今天朋友偷偷塞给他,说是一种能让女人发浪的药丸。
 
  赵钧宙取出一颗放进果汁里,药丸迅速溶解,甚至无色无味。
 
  不知道他发浪的表情是什麽样?这邪恶的念头浮现上来!
 
  赵钧宙若无其事地来到客厅,将果汁递给杨绍宇。
 
  他接过,不假思索地一口饮尽。
 
  「喂!你喝慢点……」刚说出口,玻璃杯已见底,被放置到桌上。
 
  糟了!喝那麽快,不知道会不会出事!赵钧宙担心地望著他。
 
  「谢谢!再见!」杨绍宇面无表情地起身与他擦身而过,没想到人未到玄关, 全身的力气彷佛遭人抽走,他双脚无法站稳地跌落地面。
 
  「唔……怎麽……回事?我的身体……」好热,而且力气也使不出来,杨绍 宇感到不对劲。
 
  赵钧宙没想到药效如此迅速,来到他身边,双手扣住他肩,「你没事吧!」 
  杨绍宇甩开他的手,瞪著他,愤怒道:「你……在果汁里加了什麽?」可恶! 
  这忘恩负义的东西,果然不能大意!
 
  望著他逐渐涨红的脸,喘息不己的身子开始散发一种性感,赵钧宙的心猛跳 起来。
 
  「赵钧宙,你到底想做什麽?」杨绍宇勉强使力地抓住他衣襟低吼道。 
  赵钧宙因他的动作而升起愤意,心头的叛逆因子爆发了。
 
  他反扣住杨绍宇的手,带笑的唇在他耳旁吐气,冷冷轻喃道:「没什麽,只 是……想看看你发浪是什麽样子罢了!」语毕,不理会他的挣扎,直接将他横抱 起,大赤赤地朝房间而去。
 
  杨绍宇无法拒绝,无法挣扎,只能瞪著他,怒吼道:「你敢,我会杀了你!」 
  赵钧宙不理会,迳自将他放到床上,并且鍞上门,走向不远处的角落,不知 在忙什麽。
 
  杨绍宇硬是使力想离开床,没想到身子不听话的跌到地面,意识也逐渐模糊 起来。
 
  赵钧宙似乎弄好东西,来到床边将他再度抱回床上,望著他染怒的双眸,一 手毫不客气地移到他下体最敏感的地方。
 
  「放心吧!我会让你好好解放自己的。」
 
  「赵钧宙……唔……」
 
  杨绍宇想喊出口的话全被赵钧宙的吻阻止,甚至还趁机将舌探进他的口,狂 野地肆虐。
 
  「唔──」杨绍宇想反抗,但一种舒适的感觉却不断侵袭而来,叫他无力拒 绝。
 
  赵钧宙的舌不断挑逗杨绍宇的舌,想与他更进一步的纠缠,身子不知觉地来 到他上方,用力扯下他的领带,将他的二手移到上方,并小心地与床柱绑好後才 离开他的唇,喘气道:「别挣扎,否则伤口会痛喔!」
 
  杨绍宇终於找到空气般,双眸染著浓浓情欲,虚弱道:「你……不要……」 
  赵钧宙笑了笑,双手缓慢地解开他衣杉的扣子,直到他健康的身子乍现,才 开始轻抚起来。
 
  他以指划过他双肩,接著磨蹭起他的胸,逗弄他的紧绷乳头。
 
  「唔……」杨绍宇想抗拒他那火热的举动,但徒劳无功,只能凭著残馀的理 智,咬紧牙根忍著欲望。
 
  赵钧宙明白,呼吸紊乱地望著他。
 
  「我,一定会脱下你那冷酷的面具!」说完,低头吻他的颈项,接著是肩膀, 然後来到他胸前,利用舌尖不停地挑逗他那对敏感的乳头,甚至轻咬它们。 
  「唔……」杨绍宇继续忍著,想挣扎的双手,一触动伤口又停止,叫他不知 如何是好。
 
  赵钧宙的双手与烫热之舌在他身上留下许多烙印,「喊出来吧!我很想听你 呻吟的声音!」
 
  性感之话依旧无法打动杨绍宇的坚持。
 
  赵钧宙抬头望著他,「是你逼我的!」语毕,动手将他身下的累赘裤子脱去, 丢到地上。
 
  杨绍宇的身子赤裸呈现,健康的肤色与标准毫无赘肉的体态完全吸引住赵钧 宙的目光。
 
  他凝视著那逐渐泛红的胴体,体内的欲火瞬间燃烧。
 
  什麽挑衅、诱惑、戏弄全消失了,一股渴望占有他的情欲自心底深处窜起。 
  他倾身轻吻杨绍宇的小腹,一手则轻握住他那因欲火而涨红的坚挺,温柔地 搓揉著,最後,以口取代。
 
  「啊──」杨绍宇受不了他那样的刺激举动,终於闭起眼呐喊出声,而理智 
           也在瞬间被欲望所取代──
 
                ↓↓↓
 
  枝上的鸟鸣声提醒杨绍宇的意识,他恍惚地张开眼,见著陌生房间,昨晚的 记忆回到脑中。他猛然起身,被褥滑落他身子,掉到地上。
 
  他错愕地望著自己的赤裸身子,几乎全是昨夜留下的激情痕迹。
 
  他无法置信,赵钧宙竟如此待他。
 
  天呀!他被人侵犯,而且还是男人。
 
  可恶!他要杀了他!强烈的憎恨涌上心头。
 
  他冲下床,岂知双脚发软,股间疼痛,叫他跌落地面。
 
  可恶!可恶!他气愤地捶著地,接著用力地朝浴室爬去。
 
  好不容易进到浴室,他颤抖的手打开莲蓬头,哗啦哗啦的冷水冲刷下来,他 无力起身,任凭冷水冲刷自己的身子。
 
  可恶!可恶!他要杀了他,杀了他!
 
  双手紧握成拳的杨绍宇,眼中充满杀意,下唇也因他的怒咬而渗出血来。 
  他不会放过他,他恨……恨……恨自己的粗心、恨自己的大意,明知道他不 是好东西,他居然……
 
  可恶!
 
  杨绍宇,你这个笨蛋,居然让人下了药,真是笨蛋──
 
  他恨赵钧宙,但更恨自己,若不是他一时大意,怎会让人有机可趁呢! 
  冰冷的水依旧冲刷著他身子。半晌,理智终於清楚许多,他努力坐起,靠著 浴缸,呼吸紊乱。
 
  他拼命压抑胸口的怒气,不断克制著杀人冲动。
 
  他抑起头,让冷水打在他脸上,他闭著双眼,逐渐冷静下来。
 
  片刻,他的呼吸正常了!
 
  他张开眼,用力站起,望著镜中狼狈的自己,开始用浴沐精清洗身子。 
  凡是有赵钧宙的味道,他都要洗掉。
 
  半小时後,杨绍宇穿著制服伫立在房子外,他望著那蓝白相间的洋房,双眸 
              充斥恶心与怒意
 
  他死都不会忘记这令他作恶的地方,和住在这的丑陋男子赵钧宙。
 
  杨绍宇在心中狠狠发誓,接著转身离开,并在心底深处决定,再也不回到这 令他憎恨的地方。
 

               正文第三章
 
                 3
 
               十年後台北
 
  新扬国际集团百周年纪念日的会场来了许多上流人士。同时,凡是公司主任 级以上人物也必需盛装参加。
 
  杨绍宇一身深蓝西装进到会场,今天的场合,他算是职位最低等的吧! 
  公司有许多部门,而他所担任的职位,只是资料部门的其中一名主任,管理 的手下也只有五名。
 
  每天的工作内容只是将各部门所处理的文件与资料逐一归档罢了!根本没什 麽重要性可言。当然,他十分满意现在的工作环境。
 
  高中一毕业,他便离开寄养之家,开始四处工作,好不容易存了钱,也租了 间小公寓,一切生活稳定後,他开始考虑就读夜间大学,因此他才进入新扬,并 要求这简简单单,没有任何压力的部门主任。
 
  杨绍宇的个性还是如同当年,冷漠、少话,一双冷眸好似能看透他人的心思, 不喜欢交际应酬的他,可算的是主任里最冷酷的一位,偏他的长像却那般俊俏有 形,修剪整齐的发丝柔柔地服贴著,额间总无意地滑落一些发丝,叫人忍不住著 迷,尤其他高挑的身子与修长的手指更增添他那斯文帅气的模样。
 
  杨绍宇一心只求安定生活,对於周遭的八挂绯闻完全不感兴趣,甚至许多部 门的女人向他表白,他也从不理会。冷酷的他几乎成了众多女人心目中的偶像。 
  「嗨!绍宇,怎麽现在才来,离结束只剩半小时了耶!」与他同是资料部主 任的白少杰来到他身旁打招呼。
 
  杨绍宇不语,望著落地窗外的星光轻啜著手中的淡酒。
 
  这样的举动,白少杰当然明白。
 
  「我知道了!你又是故意的吧!」近三年的同事,对於他那态度早已见怪不 怪。
 
  「像这种场合,咱们都只是充数,没必要全程参与。」杨绍宇淡然道。 
  白少杰笑了笑,「你的话也对啦!像咱们这种不起眼的部门主任确实有跟没 有都一样,不过像这样的大场合也不是经常碰的到啊!」
 
  他睨向他,露出一抹冷笑。
 
  「等你努力当上宣传部经理不就能经常碰到了!」
 
  白少杰志气高,一心只想爬上经理位子,只是公司的升迁可不是随便,光是 想调任到宣传部就困难重重!
 
  「好啦!你少糗我!对了!你太晚到了,所以错过咱们刚新上任的罗杰恩总 裁。他可真不得了!不但年纪跟咱们相同,还英俊的不得了!你都没瞧见他在台 上的帅气模样,可迷倒不少台下的女士,就连我……」白少杰开心地说著。 
  杨绍宇不感兴趣地走向阳台。
 
  「等等,绍宇,我还没说完啊!」
 
  白少杰反射动作地想抓住杨绍宇的肩,怎料才一碰触到肩头,他随即退开, 旋身喝道:
 
  「别碰我!」
 
  白少杰赶紧缩回手,「啊!对不起、对不起,我忘了你不喜欢人家碰你,一 时间忘记,你可别生气啊!」
 
  杨绍宇将手中的酒杯紧紧一握,克制著发颤的手。
 
  「算了!下次别这样。晚会快结束!我先走了!」说完,转身步出会场。 
  「喂,等一下!绍宇,明天休假,同事在西门町和其他部门有聚会,你要去 吗?」白少杰在阳台外向走出饭店门口的他喊道。
 
  声音之大似乎引起了不远处正要发动车子的一名男士注意,他抬起头,正好 见到杨绍宇朝白少杰潇洒地挥手,然後招了辆计程车,长扬而去。
 
  车上男士的性感眸子划过惊异。良久,嘴角扬起一抹冷峻之笑。
 
  杨绍宇在近十点时起床,他伸著懒腰打开落地窗,瞬间室内一片明亮。 
  他简单梳洗,用过早点,坐在沙泼上打量室内的环境。
 
  乾净的沙泼套椅及一面书柜,後方则是双人床,床头有一组音响;另一个小 空间是厨房,为了节省开销,他多少会亲自下厨。
 
  这样的公寓房子对他一个单身男子而言算不错,而这栋大楼的所在位子是在 桃园中坜,是新建的大楼,住户几乎不到一半,十分宁静。
 
  他所租的十五楼是这栋大楼最顶处,左右没邻居。
 
  这样也好,不用他多花心思去交际,正好符合他喜好独处的个性。
 
  他来到落地窗,望向阳台外,感受路上少许的人来来往往,心思不禁飘向小 时候的住处。
 
  他一直很喜欢台南的那间房子,毕竟那里有著他与双亲的回忆,可惜事与愿 违,现在的他根本买不回老家。
 
  杨绍宇望著天空,在心中发誓,总有一天,他会回到台南买回那栋房子,不 过前提是要等他的大学课程结束,钱也赚够吧!
 
  轻松一笑,他望了十一点半的时间,决定到附近的商店逛逛。
 
  商店的老板娘是位亲切爱笑的人,对於杨绍宇十分关心,尤其最爱拿他那英 俏脸蛋与名星们做比较。
 
  对於老板娘的热心与玩笑,他总一笑置之。
 
  选好东西,杨绍宇在店里的几名女子热情视线下离去,回到住处。
 
  正准备开门,却见到地上的牛皮纸带,他好奇地拿起,瞧了正面,上头的 「杨绍宇先生收」叫他百思不解。
 
  怪了!既没贴邮票也没留地址,莫非是亲自送来。
 
  他望了望四周,不见人影,耸肩地进门。
 
  将所有的东西整理好後,他倒了杯冰咖啡,接著打开纸带。
 
  一块录影带滑出来,他思考片刻,将它放进电视上的录影机里,按下pla y同时,手中的咖啡正准备送入口。
 
  岂料,电视闪出的画面令他为之一楞,手中咖啡瞬间滑落指间,掉落地毯, 撒出的黑色液体迅速遭地毯吸收。
 
  这……这是……
 
  萤幕上是二名男子正准备交欢的画面,横躺在下方的男子正是自己,而正脱 去他衣服的男子是……是……
 
  赵钧宙!
 
  天呀!怎麽……
 

               正文第四章
 
                 4
 
  杨绍宇无法置信地盯著萤幕,双脚彷佛失去知觉,阵阵的寒意无情地窜入他 体内。
 
  他无法动弹地望著画面,被赵钧宙脱去衣服的他正虚弱地挣扎著,口中微弱 的呻吟越来越明显。
 
  杨绍宇本以为可以忘记的事,如今伴随这带子而恢复,当时的他意识模糊到 极点,而这带子的内容正好可以让他了解当时的自己。
 
  画面的赵钧宙不断用手与唇抚弄他每个赤裸地带,颈项、双肩、胸、腰,接 著是大腿内侧。
 
  「啊……啊……住手……」二旁的音响传出他呻吟的性感嗓音。
 
  赵钧宙不理会他,依旧折磨著他。
 
  发楞的杨绍宇忍不住将视线移到赵钧宙那双修长的手,见他抚弄自己的身子 同时,身子突然开始发热,接著见他握住自己股间磨蹭时,下体竟不安份地骚动 起来。
 
  「不!住手!不要!」他双腿失去力量地跌坐在地上,紧紧抱住身子,脸与 身子烫热到极点,欲火迅速窜遍身子,无法克制。
 
  「啊──啊──」画面的自己正因快感而呐喊。
 
  「够了!不要!」好不容易升起力气,杨绍宇冲向录影机,关掉并取出带子, 狠狠地将带子一条一条地抽出,最後丢向角落。
 
  不!不可能,他不可能有反应,不过见到画面中的赵钧宙,他的欲望居然升 起来。
 
  杨绍宇拼命压抑欲火,平稳急促的呼吸。
 
  这时,行动一个响起,他匆匆回神,赶忙接起。
 
  「喂!哪位?」他冷静地问道。
 
  「是我!」一个充满磁性的低沉嗓音。
 
  「谁?少杰吗?」他猜道。
 
  杨绍宇向来不喜欢行动电话,若不是白少杰为了替好友拉业绩,硬要他买下, 他根本用不著。
 
  因此,知道他行动号码的人除了公司的几名同事,最常打的就是白少杰。 
  「不是!怎麽?见著带子还想不起我吗?班、长!」对方终於表明身份。 
  什麽!杨绍宇一怔。
 
  「你……怎麽知道这电话?」
 
  「你的朋友今天在西门町聚会被我遇到,我就顺便跟他要喽!」赵钧宙一派 自然的回答。
 
  杨绍宇一听便知道这根本不是巧合,看来他早就安排好了吧!
 
  恢复冷静的他,双眸十分冰冷,语气更寒。
 
  「说吧!你要多少钱?」
 
  「钱?什麽意思?咱们十年没见,怎麽……」
 
  「少废话,要多少你才肯放过我!」他冷冷道。
 
  电话一头沉默了会。
 
  「你一点都没变,还是那麽冷静。班长!」
 
  「够了!我不想跟你说废话,价码、时间、地点,说吧!」杨绍宇气愤道。 
  想不到他如此卑鄙,竟将当时的事情录下来。
 
  无耻!下流的东西!
 
  赵钧宙再次沉默,声音忽地转为温柔。
 
  「我不要钱!我只想见你!」
 
  「抱歉!我不想见你!」他悻悻然道。
 
  这时,门铃响起。
 
  该死!是谁那麽会挑时间,杨绍宇紧张起来。
 
  「你等一下,不许挂电话。」语毕,匆匆前去应门。
 
  门一开,赵钧宙手持行动的高挑身影乍现,杨绍宇错愕地一怔,手中的行动 掉落地面。
 
  他脸色刷白,危机意识升起,正想将门用力关上。
 
  赵钧宙不让他如愿,身子迅速闪入室内,顺势将门关上,并上锁。
 
  杨绍宇大受震惊,整个人退了一大步,脸上失去血色。
 
  「赵钧宙,你……为什麽会……」
 
  「昨晚我见到你出了饭店,跟踪了你!」赵钧宙将行动丢到地上。
 
  杨绍宇极力地保持理智,「出去,否则我报警!」
 
  这该死的男人,居然还敢大摇大摆的出现在他面前。
 
  赵钧宙不为所动,将他逼退到墙角。
 
  赵钧宙还是那麽高,叫杨绍宇不得不抬起头看他,而当他看著他的同时,也 发现了他的改变。
 
  他变的更帅了!高中时的长发虽然没变,但那强健的体形似乎更加壮硕,还 有他那刚毅有形的轮廓想必迷倒过许多女人吧!
 
  杨绍宇不愿露出惊慌,冷静地望著他。
 
  「你想报警我无所谓,不过你和我的那块扇情带子自然也会曝光喔!」 
  他威胁他!杨绍宇打从心底更加憎恨他。
 
  「我会杀了你!」
 
  「然後再自杀吗?」赵钧宙接下他的话,并哈哈大笑。
 
  「我值得你那样做吗?」他的手轻易扣住他下额。
 
  「别碰我!」杨绍宇偏过头,甩掉他的碰触,一双怒眸瞪视他。
 
  「怎麽?你怕我!」他冷笑,但眼里却流露出受伤。
 
  「我不是怕你,是讨厌有人碰我,任何人都一样,男的女的我都讨厌,尤其 是你这无耻之人。」他怒骂道。
 
  他轻笑,打量著他脸蛋,「喔!是吗?不过为什麽当我的手碰到你时,你的 身子似乎颤抖一下,然後脸发热了呢?为什麽?」
 
  「因为恶心!」他不客气地回道。
 
  赵钧宙大笑,猛地用力将他横抱起,迳自来到床上,将他放下後,迅速来到 他上方,并将他的手分开,大力地压住他双腕。
 
  「赵钧宙,你变态啊!我可是男的!」天呀!难道他又想侵犯他吗?杨绍宇 终於害怕起来。
 
  「你转学了!就在那夜之後!」他寻找他的眼,双眸染著深情。
 
  他扬起冷笑,「不正合你意,讨厌的人消失了。」
 
  「我没讨厌你……」
 
  「不讨厌我为什麽要侵犯我!」他终於受不了地怒吼出来。
 
  「笨蛋!因为我喜欢你啊!」赵钧宙喊道,接著低下头吻住他唇瓣。
 
  没错!就在那夜无意的错误行为後,终於让他明白喜欢上一个人的心情。 
  翌日,杨绍宇失去踪影,而他的心也跟著失落,日夜思念的全是二人交欢的 片段。
 
  任何女人都无法满足他,除了当时录下的带子。
 
  他想念他,想念到了疯狂地步,但无论他如何打听就是不见他身影,直到昨 晚。
 
  杨绍宇因他的话失了反应,任由他的舌侵犯自己,直到他的衬衫扣子全被解 开,露出赤裸胸膛时,才惊醒地推开他。
 
  「住手!」他怒瞪他,呼吸开始急促,心跳不停地加快,甚至面露红潮。 
  赵钧宙见到如此真实的他,一个恍然。
 
  「你……不讨厌我碰你吧!」
 
  杨绍宇不懂地抓紧衣服,全身防备地望著他。
 
  赵钧宙不知为何内心一阵狂喜,「原来……你的身子一直在想我。」
 
  「你在胡说什麽?」
 
  他哈哈大笑,「白少杰告诉我,你讨厌人家碰你,只要有人随便碰你,你就 会脸色苍白,全身发颤,但是我刚刚吻了你後,你的身子却起了反应。这不证明 你的身子接受了我的碰触吗?」
 
  他很高兴,因为这表示他是他的,从未有人碰过他。
 
  「住口!根本没那回事!」他否认道。
 
  赵钧宙邪邪一笑,「是吗?」
 
  「没错!」
 
  赵钧宙无意再与他争吵,天知道他只想抱他,好将这十年来的空虚填满。 
  「绍宇,你想要回录影带吧!」他扬眉一笑。
 
  「当然!」
 
  「如果我说我不要钱,而要……你呢?」
 
  「作梦!休想我当你泄欲的工具,想发泄找女人去。」
 
  他以指划发,「既然如此,那就算谈判破裂吧!」说完,起身整理好衣服, 朝门口而去。
 
  「赵钧宙,你想怎样?」公布录影带吗?杨绍宇紧张道。
 
  他回头,冷冷一笑,「晚上七点我会再来,你好好考虑吧!」不再多说,开 门离去。
 
  杨绍宇望著紧闭的门,恨自己的无能,猛地将拳头打向床。「可恶!」 

               正文第五章
 
                 5
 
  时针走到数字七时,赵钧宙果真如约来到。
 
  杨绍宇收起一切情绪,回到冷冰冰的原貌,他不多瞧他一眼,迳自坐在沙泼 上。
 
  赵钧宙换了衣服,白色衬衫,深蓝牛仔裤,微长的直发柔顺地披散在脑後。 
  或许是他这一身吊儿郎当模样,给杨绍宇一道先入为主想法。
 
  不良少年!还是伸手跟家里要钱的无业游民吧!
 
  他的轻蔑眼神,赵钧宙十分明白,他淡然一笑,「吃过饭了吗?」
 
  假惺惺!
 
  「不关你的事!录影带呢?」杨绍宇不悦道。
 
  「应该是没吃吧!八成气了整个下午,我去帮你弄点吃的。」彷佛是他家, 赵钧宙自顾自地走向厨房。
 
  杨绍宇懒的理会,直到见他将一盘凉面放到桌前。
 
  「既简单又现成的东西。吃吧!」
 
  杨绍宇心知他大概等著他拒绝,为了不如他意,他十分乾脆地吃完,感到口 乾之际,赵钧宙递上一杯冰咖啡。
 
  凉面配冰咖啡,只有他想的出来。杨绍宇毫不客气地接过,大口灌下。 
  「够了吧!若你想我会因你这些举动而答应你的条件,那你就错了!要就还 我带子,不要请你离开。」
 
  「你不怕带子让人瞧见,像……你公司的同事。」赵钧宙轻笑。
 
  他瞪向他,「去啊!大不了辞职。」
 
  「那学校呢?我记得你很重视学业,还剩一年就毕业!不觉可惜吗?」 
  杨绍宇怔住,怒视他。
 
  「你敢我就杀了你!」
 
  他不为所动,打开手中的纸袋,取出带子。
 
  「这句我听过了!」
 
  见到带子,杨绍宇的身子一寒,再见他将带子放进录影机时,冲上前。 
  「住手!不许放!」
 
  赵钧宙一手扣住他腰,一手按下play。
 
  杨绍宇拼命挣扎,情绪失控。
 
  「关掉!你这王八蛋,不许放!」
 
  赵钧宙双手扣紧他腰,并将他的背靠向自己的胸膛,有意逼他整个人面对画 面。
 
  杨绍宇咬牙偏过头,却让他硬是转回。
 
  「咱们来做个实验,只要你能看完这卷带子,又不被我所诱惑,那我就将带 子还你,而且永远不再来打扰你。」他的唇靠在他耳旁温柔说著,并以舌挑逗。 
  「不要!走开!」杨绍宇想挣脱,却比不过他的力气。
 
  二人的身高不但相差十公分,就连身子也比不上他强壮,更别说比力气,在 赵钧宙的双臂箝制下,杨绍宇根本没有退步空间。
 
  画面来到赵钧宙开始挑逗的动作,而现实的赵钧宙也开始挑逗他。
 
  杨绍宇全身僵住,因为赵钧宙不知在何时已将他衬杉扣子全解开,双手正肆 无忌惮地抚弄著他的胸膛。
 
  「我说了!只要带子结束,你仍然无动於衷我就会放了你。」赵钧宙轻含住 他的耳垂处,温暖的气息侵犯著他,手指在他身上不停游移著。
 
  忍住!只要忍到带子结束就可以了!杨绍宇决定接受这条件,他相信自己的 意识力,一定没问题。
 
  赵钧宙由他僵硬的身子明白他的答案,轻笑後,脱去他的衣杉,以唇划过他 的脖子、肩、手臂……不知何时来到他前方,将他推坐在後方的桌上。
 
  「继续看著带子,不许闭上眼睛,也不许挣扎。」赵钧宙跪了下去。
 
  杨绍宇忍著一切,睁大眼看著带子,岂料画面已是他无法克制而呻吟的部份, 赵钧宙故意将电视的音量提高,他的呻吟之声更加清楚。
 
  「你好……」卑鄙二字在赵钧宙侵入他口时消失了!
 
  杨绍宇来不及闭口,领地全被他轻易占去,他的唇舌不断诱惑他,而他拼命 压抑著逐渐烫热的身子。
 
  赵钧宙火热的狂吻他,杨绍宇的意识开始模糊,不知何时身下唯一的累赘竟 被他退去了!
 
  当他的手紧握住他最敏感的地方时,他伸手想推开,却遭他轻咬下唇以示警 告。
 
  拒绝就算输喽!
 
  杨绍宇硬吞下抗议,赵钧宙开始进一步逼迫他。
 
  「唔……」
 
  如此炽人的举动,配上画面正缠绵不停的二具赤裸人影,杨绍宇所受的刺激 远远超出自己的想像。
 
  不!不行!他绝不能输。
 
  杨绍宇拼命压抑,无奈赵钧宙却抓住机会,唇舌离开之际,加快爱抚之手。 
  那样迅速产生的触感与快意正好将一直冷感的杨绍宇打入地狱。
 
  「唔……啊……啊……」他无法再忍耐,呐喊出声,双手抓住了赵钧宙的肩 头。
 
  赵钧宙满意这声音,继续加快速度。
 
  「啊……啊……」他无法停止呻吟,汗水频频渗出,身子烫热的如火烧般。 
  双重的呻吟回盪在室内,同时也表示杨绍宇……认输了……
 
  没错!杨绍宇的身子在十年前遭赵钧宙侵犯後,确实变的极度敏感。
 
  他根本无法接受任何人的碰触,但是这样的理由也证明,他的身子一直无法 忘记赵钧宙的碰触。
 
  画面早己结束,但地毯上的二道人影却继续纠缠著。
 
  赵钧宙无法再忍耐,抓住杨绍宇的脚踝,用力分开,引导他夹紧自己的腰, 接著一手撑起他臀,温柔地进入他禁地。
 
  「啊──」杨绍宇喊出声。
 
  赵钧宙缓缓地进入,在杨绍宇的晃动之下,他几乎要发疯,但还是举指温柔 地指引他,盼他能完全接受自己。
 
  「啊──」感受到异物完全侵入之际,理智早已被欲火所取代。
 
  赵钧宙明白时机成熟,开始进一步冲刺。
 
  「啊……啊……」杨绍宇摆动起头,痛楚与快感相互交错。
 
  赵钧宙无法压抑渴望的情绪,加快的速度希望能带给他们彼此不可思议的感 受。
 
  这一刻,天知道他盼了多久!
 
  十年了!十年来他不知在多少夜里幻想著这样占有他。
 
[ 本帖最后由 a235630 于  编辑 ]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9-05-27更新.